禅定中揭开了佛教最大的谜团“拈花微笑”背后的秘密

佛教最大的谜团就是“拈花微笑”公案——灵山法会,佛陀拿起一朵花,在场所有人都不明白佛陀什么意思,面面相觑,只有摩柯迦叶笑了,于是佛陀将佛教的衣钵传给了摩柯迦叶……

参考两部记录一致的经文原文——

《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尔时大梵天王即引若干眷属来奉献世尊于金色优钵罗花,各各顶礼佛足,退坐一面。尔时世尊即拈奉献金色优钵罗花,瞬目扬眉,示诸大众,默然毋措。有迦叶破颜微笑。世尊言:“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即付嘱于汝。汝能护持,相续不断。”时迦叶奉佛敕,顶礼佛足退。

《五灯会元·七佛·释迦牟尼佛》卷一:世尊于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那么疑问来了?佛陀拈花,迦叶为什么微笑?2600年来,就没有一个清楚明晰的解释——为什么迦叶一笑、佛陀就传了衣钵?两人有了什么样的默契和心灵相通?

这个故事我一直没有答案,本人是自命的“实修派”,很多问题都希望从实修中找到答案,且我认为“佛陀是真正的实修派”——他修行的时候可是没有“佛教佛经”的,他的所有“佛教理论”来源都是他老人家的亲自实践,因此我个人相信实践甚于相信理论——因为我还相信马克思、毛泽东的一句话——实践出真知!

故而,对于“拈花微笑”公案,我希望从禅定中找到答案,但打了几百座却从未找到这个答案,直到这天,进入“识无边处定”,终于揭开了这个秘密——我将这次“识无边处定”的入定情况完整的记录如下,你要看到本文最后才会明白,好在文章不长……

先说昨天的文章——胡胡:禅定中看到须弥山了​zhuanlan.zhihu.com

该文得到了很多回复和探讨(请先阅读昨天的文章,否则今天的文章情节有点连不上),昨天的文章中忘了交代的一点是,另一位“看到须弥山并说像立着的哑铃”的道友跟我一样也是四禅,但我俩不在同一个城市、相距千里、也不在同一个时间、且事先根本没有任何沟通的情况下、都看到了相同的“须弥山”,这似乎可以证明“这个须弥山是真的”。

但我觉得“真的假的”这种讨论毫无意义,你自己修禅入定,没准在最基础的“欲界定”就能看到须弥山了,自己看就行了——我说我家电视里有《新闻联播》,那你家电视里的《新闻联播》跟我家的肯定一样啊,不信你就开电视自己验证呗,这有什么可争的?

就在写本文的时候,知乎网友ZHGGQS推荐给我看了另一篇文章——

《天文学家在银河系中心发现了巨大的X射线“烟囱”》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8587804374995699&wfr=spider&for=pc

该文中说——欧洲空间局用X射线望远镜XMM-Newton观察了银河系的中心,并发现了两个巨大的“烟囱”,将巨大的能量和气体输送到星系际空间。下图——

——这图真的就跟“须弥山”有点一样了!有兴趣的点欧空局原链接看看,挺有意思!感谢知乎网友ZHGGQS!(我昨天文章的“立着的哑铃须弥山“和“佛教须弥山“图片,下两图——)

下面是我的第二次定中观察“须弥山”并无意中揭秘“拈花微笑”公案的过程——

我在进入四禅后入到“识无边处定”,安稳了一下,想着“须弥山之外是什么呢?”过了两秒,脑屏出现了画面——

漆黑漆黑的虚空里,出现了如同彩色电话线、网线一样的多束的、极细的光,红色、蓝色、绿色、黄色、橘红、白色的光线,从眼前一直伸向远方,(为了找到配合本文下述多种情况的图片,我花了很大功夫)下图——

而后,各种动物、各种人,从脑屏左右角落涌来,融入到彩色的光线之中,飞快的向远方而去——这场景如同整个地球生物圈的大迁徙一样壮观......下图——

脑屏的镜头拉开,我似乎在后退——“须弥山”逐渐变小、变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圆点,消失在虚空之中,我则变成了黑色虚空整体!而我在全知视角“看着黑色虚空的我向右远去”!下图——

这时,画面左侧又飘来一股白色的“烟雾”——似乎是“一个淡白色的虚空”,这一黑一白两个虚空,慢慢的搅合、融合在一起,有点道家“阴阳鱼”的感觉,下图——

黑是黑、白是白,并不是混成了灰色,然后从黑色白色的虚空中,我看到另一个我、穿着宇航服飞出来!然后是各种各样的人,动物都飞出来,来到了地球……下图——

我很纳闷,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还穿着宇航服?这一思考,我的神识感到了我在打坐——稳固的在打坐,于是我稍稍安静了一会儿,继续回到脑屏画面之中——

我的意识逐渐安静,回归到一片黑色无边之中,此时,静静的出现了一缕白光,我被脑屏右上角出现的一个月光一样的白光吸引住——白光很柔和,如同满月,但射出长长的白色光线映照着我,不断拉扯着我的意识,把我拉成了白色的、无数道白光组成的光柱——

我的头被“月光”吸住,似乎跟着它飞走了,我白光身体的尾部似乎还在我打坐的身体上!我被吸成了像慧星彗尾一样的形状,在黑色的虚空里飘荡飞翔!下图——

这时彗星的头部这时变成了高矮不同的像大楼顶端的高低不平样子的“立体柱状示意图”,下图——

关键是不同柱状顶部还出现了已经去世的不同家人的头像,这时我看见了一个女性在生产,而我一头就钻进了她的肚子!我似乎明白了——这是我投胎的画面演示!

而后就是我出生,吃奶长大,蹒跚学步,幼儿园、上各种学,跟女生偷偷拉手、亲嘴等等各种人生大事的画面直到我现在此时此刻正在打坐——意识这时猛然又回到床上打坐的我!

我稍稍平静了一会,继续查看脑屏的画面——

此时,我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我的脑屏意识刚要进入这个漩涡,左侧忽然又出现了一个黑白相间的第二个漩涡!脑屏里同时出现了左右两个不一样的漩涡!下图——

我似乎不知道该进哪一个?犹豫了一会儿,忽然感觉可以两个同时进,于是脑屏分成了左右两部分,同时展现两个我、进入了两个不同的漩涡或者说是时空隧道的情景,而后瞬间,我变成了4个,脑屏也分成了4屏,而后瞬间变成了8个,8屏,16个,16屏, 32个,32屏,64个,64屏……

脑屏瞬间变成了百千万个微小的屏幕,这些小屏幕每一个里面都有我,有时也有别人,这些小屏幕有时同步,有时不同步,我觉得这似乎是——代表了无数个平行世界?我在各个世界里都和几乎相同的人在做着几乎相同的事?

最终这些无数的小屏幕,逐渐远去,都落到虚空中一只巨大的“天眼”里——无数的江河瀑布都流进了这只“天眼”里,这只“天眼”最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渊,下图——

而后,深渊又变成了蓝天白云,阳光明媚的世界,但是——蓝天上有我的影子!与其说是影子,不如说是我的透明照片!白云上也有我的透明照片!阳光里也有我透明照片!大地上也叠印着我的透明照片!

这似乎是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我!每一片树叶上都有我的透明照片,因为每一片树叶都是我!每一棵树的树干上都有我的形象,每条大路上都躺着透明的我长长的线条一样的轮廓,每一个楼房、汽车、电线杆都叠印着虚虚融融的我的形象!

我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重影,那个重影中就是我的头像,每一个猫猫狗狗,苍蝇蚊子身边都有我微小的头像!

——这动态画面的下层是黑暗的土地土层,那里是地下被埋葬的无数的、曾经的我!下图——

——我做过美女,做过少妇,做过屠夫,做过无数种人,在这些已经被埋葬的土地上、我长成了花儿,长成了草,每一朵花儿上都悬浮着我的形象——忽然忽然忽然!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拈花微笑”的典故——

释迦牟尼拈了一朵花,迦叶笑了——因为只有在“识无边处定”中,在我此时的定中——“你真正看到花朵中就是微笑的你自己的时候,你才会看着这朵花中的自己微笑”——释迦摩尼看到了花中微笑的自己,迦叶也看到了花中微笑的自己——两个都有“识无边处定”经历的人,才能心有灵犀,心照不宣!没有“识无边处定”经历的人,自然没有看到花中微笑的自己!自然也不明白佛陀看着花在干什么!摩柯迦叶却知道佛陀在看什么,于是——笑了……(下图就是看个大概意思,这个美女不是我,也不是释迦摩尼、也不是摩柯迦叶,实在找不到图了)

释迦牟尼是拥有“他心通”神通的人,自然知道迦叶明白了自己在干什么,于是将佛法的衣钵传给了摩柯迦叶——如果你没有修到“识无边处定”,估计你这辈子也参悟不到“拈花微笑”的真谛——

因为你真的能从花中看到微笑的你自己,因为这个定能修出你真正的菩提心和慈悲心——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你!你爱他们就是爱你自己!你爱你自己就自然会爱他们!因为他们和你本是一体!你只有真真正正的看到过这个事实,你才能发自内心的对众生慈悲!所以“识无边处定”,它的全称应该是“菩提慈悲识无边处定”……

——这就是你在禅定中看到的“世界的本质”,也只有你看到了“世界的本质”后,你才能够真正觉悟,你才能够真正发起菩提心和慈悲心!

——我觉得我这种“无知无产阶级实修派”一坐90分钟看到的内容,比你这个“有知资产阶级啃经派“死读90本佛经学到的东西、都要来的实惠、直观、震撼、且具有更强大的视觉冲击力!和感悟冲击力!

这也是我愿意当“实修派”的原因——看视频一样的脑屏画面比枯燥的吃书、啃经要有意思多了!所以我也愿意让更多的人用“更有意思的方式禅修”——通过禅定,在定中学到知识、提升智慧,而不仅仅是生抱着佛书经典死记硬背,多枯燥乏味啊,没有定中画面好玩啊——

来吧来吧,放下经论,

小腿一盘,禅天开门,

定中学习,脑屏抖音,

提升智慧,适合每人。

人已祈福
宝师文集

禅定中看到须弥山了

2021-5-3 8:29:38

宝师文集

夏天打坐十项注意

2021-5-3 8:36: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