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与金刚经,花季少女变成肥婆大妈,世界和人生从来就没有一个稳定状态

在中国,几乎所有人都会骑自行车,骑自行车的行为就是典型的“动态平衡”——你想让它不倒,就必须前进,在前进的过程中维持平衡。自行车骑过的路就是你的过去,正在脚下的路就是你的现在,还没走到的路就是未来——这傻子都知道,根本不用讲。

——自行车已经骑过去的路你能捡起来吗?捡不起来!正在轱辘下面压着的路你能捡的起来吗?捡不起来!还没骑到的路,你能捡的起来吗?捡不起来!

——你每一秒钟正在骑的路都是向前的路,骑过去一厘米,就是“过去的一厘米”,还没骑到的一厘米就是“未来的一厘米”,你的车轱辘正在压着的一厘米是“正在过去的一厘米”,虽然代表“现在”,但马上就回变成“过去”。

——因此,所有的状态都是“过-渡-状-态”!

——所有的状态都是过去阶段向现在阶段过渡的状态!都是现在阶段向未来阶段过渡的状态!从来就没有一个静止的状态!从来就没有一个永恒不变的状态!从来就没有一个绝对稳定的状态!从来只有相对的“比较稳定”的状态——

比如你有本事捏闸让自行车停下、暂停几秒而不倒、如果你误以为这种状态是“真正的稳定状态甚或是永恒”,那你就是“绕智”(带口音的普通话对“弱智”的发音)……

——这其实就是《金刚经》的本意——“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你看到的、想到的、感知到的、这个世界、你的人生、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过渡状态中的微小状况、一切都是你向前运动过程中的一个刹那间、你需要的只是控制你自己和你的自行车不倒下,继续前进骑向终点……

骑过去的路即使你再骑一遍,车辙也不完全一样,甚至完全不一样,这是二货都看的清楚的现象,也是二货都明白的道理——

我们虽然惋惜青春已逝,惋惜不再年少清纯,惋惜青涩年华的初恋,惋惜昨日的辉煌美好,但如果仅仅让自己沉浸、甚至永远迷失在过去,你就等于生活在照片中、小视频里,你实际上已经逐渐从三维空间降维生活到“二维空间”,变成了一个“二维生物”。

如果你彻底明白了“过去心不可得”,彻底明白了“一切都是在过渡状态中”,你就会冷静的清楚的知道——

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是在不稳定的状态下求得动态平衡的暂时稳定,且永远会有各种矛盾充斥在生活或工作中——我们的存在只是不断的解决这些生存和发展带来的矛盾,任何矛盾都是在考验自己解决矛盾的能力。

——比如你爱上女神,去追女神,与她约会,跟她确认关系,然后甜蜜浪漫,然后闹矛盾,吵架,冷战,而后是相思之苦,你又受不了,又去找她,低声下气的如同舔狗的和好,和好了又有裂痕,再闹矛盾,最终真的分手——恋爱过程中就没有一个稳定的状态。这其实一直考验着你随时随地解决恋爱矛盾的能力。

——比如你从幼儿园到小学升到初中,又到高中,玩命复习考上大学。大学里各种事情又玩又耽误学习。后来好歹混过了考试毕业。满世界找工作,找到的还都不满意。通过各种基础工作学到了一点知识也学到了社会经验也逐渐成熟。后来在一个小公司干到了部门经理,又跳槽到中型公司干到部门经理,又跳槽到大型公司,一步一步的向上混……成长从来就没有一个稳定的状态。这其实一直考验着你解决成长带来的矛盾的能力。

——比如,你结婚生孩子、养孩子、差点得了产后抑郁症,没人帮你,没人照顾你,你还要照顾其他人,你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也没人说你一句好,似乎你天经地义就是一个生孩子、养孩子的机器,偶尔人家还甩话——是我养你呢!你辛酸痛苦,也没辙,只能忍着,小吵不断,大吵不敢,你总有种蠢蠢欲动的心理,似乎要突破这一切,你感到这“似乎稳定的家庭总有种不稳定因素!”其实因为——

世界和人生从来就没有一个稳定状态!

——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事、物都不是因为你而存在的,没有任何一件人、事、物是专门诞生出来为你提供服务和需要的。

所以,你在这个世界的所有生存条件都需要去“获得”,你必须获得你的“生存必需品或生存奢侈品”。

——“获得生存必须品”的过程就是生存的过程,就是上班、工作、种地、劳动、上学、做买卖、搞创业、炒股票等等行为的现实体现。

“生存奢侈品”是你在拥有“生存必需品”之后闲的蛋疼满足自己更高需求的一系列人、事、物,比如恋爱、比如买车、比如买包包、比如吃大餐,比如生孩子、养孩子……

“获得生存必须品”的过程是艰辛的——所有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所有996-007的人,所有看着自己股票跌到底的人,所有做小生意被骗货款的人……每个人都深有体会。

“获得生存奢侈品”的过程有时也很艰辛——恋爱从来就没有一帆风顺过,买车没击穿六个钱包至少击穿了两个,买包包就算自己没花钱你是怎么让干爹、大哥花钱的、你心里没点B数?你究竟付出了什么自己比谁都明白,生孩子养孩子你搞得自己体型从花季少女变成肥婆大妈,水嫩肌肤成了黄脸妖婆……个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其实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不好过,都有自己的一大堆烦心事,我们看到别人挺好,那只是表面现象而已——那只是“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我们存在的世界名为“娑婆世界” ——“娑婆”是梵文的音译,意思是“堪忍”、“能忍”。娑婆世界就是堪忍世界、忍耐世界。说白了,在这个世界生活就必须是在不堪忍受的情况下继续忍受、忍耐的生活!

“堪忍”也是初地菩萨的别名——《玄义》卷四上曰:“上持佛法,下荷众生,名堪忍地。”

娑婆(suōpó)世界里教主是释迦牟尼佛。这行教化的世界,其实就是人间的现实世界。堪忍世界的释迦牟尼是现实世界的佛祖,在充满不堪忍受的灾难、众生罪孽深重的这个世界里。“堪忍”悲苦,任劳任怨进行教化,表现了无畏和慈怀。

你骑在自行车上的每一秒都是在动态平衡中忍受着随时不平衡而跌到的潜在危险因素。你控制的好、你就骑的稳、骑得远、骑的时间长、去的地方多、看的风景也多。

——相反,你控制的不好,你就会随时跌倒、分分钟跌到、压到任何一个小石子都会跌到、就算没有小石子、没人碰你、你自己都会不知怎么车把就开始摇晃、越晃越慌、越慌越晃、然后“夸嚓”一下,就跌倒了,摔个狗吃屎都是轻的,胳膊腿折了、也很有可能……

具体到禅修之中“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如何体现呢?

打坐,昨天状态好,今天想复制昨天的状态,那,肯定复制不出来,出来的也不是昨天的状态,顶多只是近似。

打坐,今天上坐,我想如何如何,结果却没有如何如何。打坐,我希望明天如何如何,可结果,往往明天没有发生你设想的如何如何……

这不仅是在禅修中,现实中也是,其实那首老歌《新鸳鸯蝴蝶梦》的歌词挺好——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明照清风四漂流……

当然作者黄安先生拷贝了部分李白的诗写成了歌词,原诗——

《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李白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译文——弃我而去的昨日,早已不可挽留。乱我心思的今日,令人烦忧多多。万里长风,送走行行秋雁。面对美景,正可酣饮高楼。李云先生的文章正有建安风骨,又不时流露出小谢风的清秀。你我满怀超宜兴致,想上青天揽住刀月。抽刀切断水流,水波奔流更畅;举杯想要销愁,愁思更加浓烈。人生在世,无法称心如意,不如披头散发,登上长江一叶扁舟……

人已祈福
宝师文集

肉体所知障的感受绝非世界本真

2021-5-3 9:59:42

宝师文集

禅修是不断让自己变好!而不是变糟!以及“空间悟道法”

2021-5-3 10:01: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