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禅修习四禅八定·太极禅天美女天主呢?·终于看到了宇宙外的混沌状态【下篇】

巨大的豪华大厅,金碧辉煌,一个黑发黑须戴着金冠、打扮的如同帝王一样的男子迎了上来!

我顿时疑惑——咦?美女天主呢?

Ta笑着,我意念里出现了一个画面——美女天主在Ta的身体里化作了Ta现在的模样——Ta就是美女天主的真身!

Ta用意念告诉我——美女天主和Ta其实就是一个人,我内心也笑了——跟我开始估计的一样,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喜欢女的,不喜欢男的。

我发出这个意念后,Ta又笑了,拉着我走到大厅中间——是个有高台阶的皇帝宝座的侧面,宝座的后面似乎有一个长的像游乐园螺旋滑梯一样的装置,旁边还有一些看似机械构造的东西,滑梯上面不断有气感的球体滑下。

Ta用意念说,变个大美女就是为了吸引你常来,你看,你果然来了……

我说,你不变大美女我该来修习也要来的,这个禅天里很多东西我还没弄懂呢!

大厅很高,似乎直通塔尖,可是进来的时候我只看到了一座宝塔,横穿了宝塔很久,进了这个大厅却在内部又发现了一个通天高塔一样的内部空间,我琢磨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Ta似乎发现了我的疑问,用意念告诉我说,外面的塔就是故意弄成那样破败的,为的就是让人误以为是废弃的塔,阴森森的,一般人不敢进来,其实里面别有洞天,你刚才走的通道,你以为是直的,其实是弯的,你其实绕着塔、上了好几层。

我听着Ta的话想到——地球表面的路都是平的,但从原理上讲,又都是顺着地表弯曲的,按着这个道理,我好像明白了一些Ta说的。

我跟着Ta飘到高塔内部的顶端,一边飘,一边看着塔内一些豪华装饰,雕梁画栋、金光闪闪,透过高塔的窗户,我看到皇帝宝座旁边的螺旋滑梯延伸到很远,远处的滑梯上正坐着一个个可爱的小婴儿,顺着滑梯越滑越远……

我似乎感到那些小婴儿应该就是刚出生的“灵体”!我也不知是Ta意念给我的,还是我忽然明白的,但我似乎一下清楚了,懂了,后来又跟Ta聊了一会儿别的,之后,我说我从塔顶去无极禅天,Ta笑着说让我下次再来,我就飞走了——

穿过一个气层,就到了无极禅天,这里一片空旷,我想去天顶之外看看还有什么——

按说无极就是世界的尽头、宇宙的尽头了,可我的好奇心就想知道宇宙之外是个啥模样,于是就冲破无极禅天顶层的气层,飞出去——

但飞出之后,感觉天外是一层一层非常密实、粘稠的、像气体又像液体的东西在流淌,有的地方像岩层一样有纹理,有的地方是中空的,有的地方像两个悬崖中间的缝隙,有的地方像流沙一样平缓表面还有沟壑,整个天外似乎分了几层——最下层是灰色、黑色的粘稠物,粘稠物的上端是灰白色、顶端是白色的浓密透明状,类似果冻——

总之,我感觉“无极之外”已经没有广阔的虚无空间了,是“无空间的透明及不透明的粘稠状态”——或许这就是“宇宙外边缘”或者说是“球状宇宙空间外表的样子”?

——或许真的是这样!“混沌”一词是这种状态最美妙的形容!“天地未开”不就是“没有空间”的意思吗?“粘稠”不就是“混沌”吗?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开天辟地”是否就是“将宇宙外的混沌状态转化为有空间、有时间的标准三维空间状态”的行为?“开天辟地”的真正意思是否就是“生成时空”?

——我是否可以据此分析、畅想——无极禅天的“外表皮”就是混沌,内部则有巨大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混沌逐渐开始沉淀、分层、变为“意识源”、变为“物质源”、变为“暗物质源”——

这些“似液似气状的粘稠物”逐渐滴落到“太极禅天”,在太极禅天里转化为“暗物质与显物质”,也就是“阴和阳”。同时,太极禅天将“意识源”转化为“灵体”——就是我刚看到的那些滑梯上的小婴儿,灵体分“阴阳”,物体也分“阴阳”——

于是,人或非人,物或非物,生物或非生物,在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经典描述中形成了世界、万物、人类、你我……

——这是个不大不小的理论推理,也是根据中国古籍经典与现代科学、禅定玄学结合的推论!

我处在这种“粘稠”的状态下观察着,在这里,是无法按照无极或太极禅天内部“一飞很远”的方式行进的,感觉飞不动!或说阻力很大!

也或许因为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有些心虚,怕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件发生——如果我猛的瞎飞,万一回不来了,被黏住了,被粘在某个地方出不来了,如同蜻蜓撞进了蜘蛛网,那可咋办?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有人救我的!就像那部电影《127小时》——

男主角独自徒步,在一个偏僻的峡谷掉到两个绝壁的夹缝中,山石压住胳膊而无法动弹,孤独的被困在那里五天五夜,最后自己锯断了被岩石卡住的手臂才脱离险境——哇卡,想想都吓人,这部电影看的很揪心,我可不想有这结果……

于是乎,我退出了那里,睁开眼,回到现实,可发现虽然身体有点累,但意识还很清明,就想躺禅继续修别的定——

躺下后,脑子里还都是“无极外粘稠状态”的感觉,我怕深陷其中,就作意“关闭所有意识”,进入似睡非睡的状态。

由于以前多次躺禅进入“无想定”,所以,也没有刻意作意“进入无想定”,只凭“随机”——爱进什么定、就进什么定吧,只要脱离“无极外粘稠状态”就行,我也不奢求什么,只要别把我粘住在“无极外的粘稠之中”就可以了——

之后,情况很顺利,意识平复的也很好,躺着没多会儿就进入了意识模糊状态——无知、无觉、无感、听不到外界声音、无我、无时空概念,跟《心经》里描述的一样——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亦无所得故”……啥都没有,但不是睡觉,是定境,这就是“无想定、灭尽定”的感受!

我每次进入“无想定”大约都在定中停留四五十分钟,之后会自动醒来,无需预设时间,醒来后才会明白刚才是进入了无知、无觉、无感、听不到外界声音、无我、无时空概念的状态,定中不会有任何感知和意念——换言之,有任何感知或意念的都不是“无想定、灭尽定”。

“无想定”的感受,在体感这方面,跟“灭尽定”是一模一样的!虽然两者是不同界域,一个是三界内、一个是三界外,但体感相同并不矛盾,就像你在家里床上睡觉、和你在飞机上睡觉,睡的是同一个“觉”——体感是相同的,一样!

不一样的地方我以前的文章讲过几条,今天再补充几点——“无想定”不会出现《入定十条》!灭尽定前期会出现《入定十条》。“无想定”比“灭尽定”要更容易进入!“无想定”的难度系数如果是“1.0”,“灭尽定”的难度系数就是“30.0”——灭尽定太TM难了!

躺禅三分钟左右,就可以彻底进入“无想定”,但之后我用了一个多小时居然也没把灭尽定搞好!

昨晚的“无想定”后期,躺禅状态中直接进入了“全身气罩”、“全脑清醒”的入定状态,是这种状态将我“催醒”——我心说,这“气罩”我已经很久没体验过了哦!几个月以来自从进入到“三界外”状态,一直就没气罩了,感觉好奇妙!这肯定是进了欲界、或色界定了!

——我当时也不知道进的是什么定!觉得气罩很强不像欲界定,但是定境却不是很深,又像欲界定。于是我作意“看看是不是欲界四天王天”——于是脑屏看到了一堆模糊的天人,我心说,“那就是欲界定无疑了”!

知道了自己在欲界定了,我就琢磨,那干脆把四禅八定都捋一遍吧!——“还从来没在躺禅状态下捋过四禅八定”呢!

于是,作意进入“初禅未到地定”,脑屏中画面内的定境深入,体感气罩微妙变化,身体虽未下塌,但筋脉有疏通动感,在初禅未到地定中,停留稳定了一会儿,继续作意进入初禅——

脑屏变化,虚空深邃,气罩微微蠕动,身体没有下塌,但腿部、脚部有筋脉疏通感、或说微微转筋的感觉,每次换定,脑屏眼屏都有一个新状态,就是——如同黑白百叶窗、交错、翻动了一下,就进入了新的定境,而不是通过传统的时空隧道!这是一个新奇点,下图——

不是完全的关闭窗帘的感觉,是上下左右还有“交错”,图片中无法体现这种“交错”,比较可惜,找不到那样的图片。

初禅后、作意二禅、三禅、四禅,气罩一直都逐渐强烈,虚空会随着定境越来越黑暗、通透,寂静程度也成正比的发展,虽然欲界定阶段有身体稍显疲惫的麻痛感,但随着定境深入,身体不适感荡然无存。

后来我琢磨了一下,对比《入定十条》,我这次“以三界外状态进入欲界、色界、无色界的躺禅”,应该这样打卡——

【1】身体下塌没有,躺禅很难有下塌感,但有筋脉疏通感;

【2】没有刷脸刷体感受,但面部有微微的气感化解、消融感,换定时脑屏中有百叶窗交错翻动类似刷意识;

【3】没有内耳轰鸣,估计我的内耳早都被轰透击穿了;

【4】无想定中无意识,其它定中头脑一直相当清晰;

【5】脑屏眼屏一直有虚空,随着定境加深虚空越来越透彻深邃广袤;

【6】一直有气罩,且非常强烈,但进入无色界后渐淡最终消失;

【7】妄念基本全没有,只有偶尔的自主意识;

【8】身体自动端正方面,身体自躺下到结束一动没动,两个半小时一动不动,虽然比不上邱少云,但也足可以成为躺禅的标杆了;

【9】身体不适感,无想定变为欲界定后有麻痛感但后来深定消失;

【10】呼吸微弱,基本感觉不到有呼吸。

——进入四空定一级一级升级后,气罩逐渐减薄、减弱、减退最后极其淡薄,“非想定”后已经很难感到气罩了——完全消退了。

这时,四禅八定已经捋完,我心说,别留一个“灭尽定”没捋啊,最后把它也搞一搞吧,可这一搞,就搞了好久——

开始想着预设时间为“5小时”直接干到天亮,后来又想着没必要5小时,3小时就差不多了,后来又想1小时也可以,就这样犹犹豫豫,境界也一直没完全进入,但好歹一直在加深,最后想着——要不直接“永远不醒来吧,直接涅槃算了,反正人间也没什么留恋的,天天那么多烦心事……”

——正想到这里,境界突然停止了,停止了!居然停止了!怎么作意、怎么用力都不再加深了!

——我就这么被阻止了?那哪儿行啊!必须反抗啊!必须反抗阻止啊!

于是我非要进入!可就有一股力量非不让我进入!

——境界死活不加深!就这么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个半小时!

我滴个姥姥!气死我了!

直到最后,也没有完成“彻底的灭尽、真正的涅槃”!

折腾的有些累了,感觉没意思了,就放弃了,不玩了。

有了放弃的想法,身心也就放松了,不一会儿,清醒的意识中居然听到了自己的鼾声、清晰的脑屏中发现自己在“观睡”状态——清醒的知道自己的肉体在打鼾、肉体在休息、意识和脑屏却都非常清楚明白!

这时,我觉得,今晚的禅修应该结束了,于是动动身体,没有丝毫僵硬、麻木、不适感,坐起来看了看表,今晚“连坐带躺”一共3.5小时——

我现在一般一坐都是一小时,类似于“少吃多餐、有利于减肥”——不见得一坐很长时间,但多打几座,效果会更好,一坐两小时,不如两座加起来两小时——这是从“禅修突击法”总结出来的经验,频繁多次入定,比单次长时间入定效果好。

“躺禅无想定”,我一般都是四五十分钟自然醒,所以坐禅和“躺禅无想定”一共是一小时四十五分钟左右,还剩了一小时四十五分钟,就一直在搞灭尽定!还没搞彻底!这明显是“有人在灭尽定里搞破坏”!就不想让我现在“入灭”!你猜这个“搞破坏不让我入灭”的、是谁?

人已祈福
宝师文集

躺禅修习四禅八定·太极禅天美女天主呢?·终于看到了宇宙外的混沌状态【上篇】

2021-5-3 11:39:19

宝师文集

“人之初、性本善”的悖论

2021-5-3 11:40: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