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光天·紫云阁仙境”引导词(4)多图文字稿

2021.06.16“宝光天·紫云阁仙境”引导词(4)多图文字稿

 

 

文/紫云仙子、宝石光

 

 

 

 

 

 

宝石光心疗体系,半眠冥想引导词,宝光天紫云阁仙境、四。

 

我亲爱的朋友,你曾经来过三次紫云阁仙境了,欢迎你第四次来到这里,感受它的美景。

 

你安静的或坐、或躺,闭上眼,轻轻的放慢呼吸,感受着自己的灵体、从人间进入到宝光天的禅天之中。在这里,你将随着我的引导,再次来到紫云河畔,开始你今天的紫云阁之旅。

你的灵体开始飞升,你来到了紫云河边,你的身边就是种植着彩色蘑菇的长廊,长廊边的樱花树依旧落英缤纷,你似乎看到那粉色的结界里,依然有你上次停留的影子。

 

——你也看到那粉色仙女和粉色的灯笼依旧在空中若隐若现、若即若离。

 

你更看到化作“性光”的自己、那浅浅的、白如云雾的“灵烟”在淡淡的飘飞。

 

是的,你的灵体有的时候就是一股烟雾的样子,所以称Ta为“灵烟”——“灵烟”可以自主的飘飞,也可以顺着虚空云海、随波逐流的飘荡。

——“灵烟”飞散、便成为一片雾霭;“灵烟”聚合、便成为你灵体的人形;而这股“灵烟”如果遍满虚空法界,你就是无色、无嗅、无味、无形、无相、透明的“空粒子”。

 

——你就是无处不在,你也是处处可在,你就是如如不动,你也可以随心而动。

——你可以这一秒钟在人间,下一秒便飞到天堂;你可以随时看到地狱或鬼道,你也可以随时来到菩萨或天尊的禅天。

 

娑婆世界的三界内外,不知有多少这样飘飞的“灵烟”,而每一个“灵烟”便是一个灵体,Ta们时而化作人形、时而化作神兽、也偶尔化作飞鸟或山川,随心随性显现着外形。

色泽越洁白的“灵烟”,灵体的功力越强、心性也越纯洁,也只有颜色越白、越清纯的“灵烟”才能飞的更高,到达无际的高天,成为高级宇宙的一个成员。

 

相反,那些色泽灰暗的“灵烟”,甚至颜色发黑的“灵烟”,就只能在低级宇宙里随着“业海”的浪潮浮沉,无法抗拒的随业流转、在六道轮回中漂游。

 

你坐在彩色蘑菇长廊尽头的凉亭里,仰头看着高天之上、那无尽的高级宇宙中,时而有洁白的“灵烟”飞逝而过,你知道那是大菩萨在穿梭。

你俯视脚下的天空,看着那泛着灰黑颜色的乌云里,也有一股股颜色昏暗的“灵烟”在飘荡,你知道那是低级的灵体在低级的宇宙里到处寻求着安慰。虽然它们四处漂游,但它们无法进入宝光天的结界,只有你离开宝光天,才能在人间沾染到它们的污浊之气。

 

你拉回目光,平视着凉亭周围的远处,你看到了其它的“灵烟”,有的“灵烟”的某个地方显现着灰黑的颜色,有的“灵烟”上半身洁白、下半身灰暗。

 

——你明白,这些“灵烟”是正在修行却并未圆满的人的灵体烟雾,他们身上还带有很多的污浊和黑气,但通过每天不断的“五修”、去除“五毒”,他们的“灵烟”会越来越纯净,越来越洁白。

你坐在凉亭之中,看着这个六角形的亭子内部,木质雕花的六角凉亭里,亭子的顶部雕梁画栋,是一个设计非常精美的“藻井”——

 

“藻井”用现代的语言解释,就是古代建筑的一种内部屋顶装饰结构,因为古代的宫殿、或亭台楼阁,顶部大都是尖的,因此,从建筑的内部向上看,是一个“凸”字型,因此就将屋顶的最顶部设计为一个“类似蒙古包的烟囱”形状,但“烟与火”总是联系在一起,古代的建筑又多为木质,很怕火,所以就不称为“烟囱形状”而称为“倒立的井”,因为“井和水”总是联系在一起,水却可以灭火,这有着很好的寓意。而这种屋顶内部又装潢的非常漂亮,因此,这种“凸”字型屋顶的内部区域,就被称为“藻井”。

现代家庭之中,经常把客厅的屋顶装修为“灯池”,这种“灯池”其实就是最简单的一种“藻井”形式。

 

北京故宫的三大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的内部屋顶,都有非常奢华的“藻井”装饰,北京天坛祈年殿的屋顶也有非常精美的“藻井”,而且还从屋顶雕刻一条金龙,俯身向下去叼“轩辕镜”——这个“轩辕镜”就是一个银白色的大龙珠,用以证明龙珠下的宝座上,坐的就是“轩辕嫡传的真龙天子”。(下图:故宫养心殿,就是雍正皇帝的起居室,带有金龙和轩辕镜的藻井)

雕龙的藻井为皇家专用,普通王公大臣甚至皇亲国戚的建筑、家庭里,是不能出现任何龙形的,否则就是“僭越之罪”——“僭越”(读音:见月),就是超越本分。古代地位低下的人冒用地位高贵的人的名义或礼仪、器物。就会被判为“僭越之罪”。犯“僭越罪”的人,轻则杖刑鞭笞(读音:吃)、重则引来杀身之祸。(下图:没有龙形的普通藻井)

你收回遐想,望着亭子顶部绘制精美、画工细腻的各种水生植物,赞叹着,那些绘制在藻井中的湖水波纹和莲荷、凌藕,似乎微微的在动,随着你的目光,它们似乎变成了动画片,那湖水泛着蓝色在荡漾,还掀起了朵朵白色的浪花,那莲荷显着绿色,在水中摇摆婀娜,水下的凌藕也跟着起舞,如同美人的手臂在舞弄翩纤……

 

藻井中,一大朵淡紫色的云彩漂浮在空中,云上有一颗金色透明的大树,树叶的边缘透着淡淡的半透明的金色,正散发着灼灼的灵气。

你想到了《华严经》中写道的:“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

 

这是一棵菩提大树,一条七色彩虹将灵树和水岸相连。随着你目光的聚焦,这棵大树似乎从藻井伸展到地面,也伸展到天空,那枝桠一直伸展到云端的紫云阁!

——你突然明白原来这棵菩提树就是进入紫云阁的捷径。

你惊异的站起身,仰望着这棵云中的菩提树,你的灵体也瞬间飞上了菩提树高高的树干,你不再仰望紫云阁,你看到了它就在你的正前方。

 

你充满了喜悦,正要向云雾缭绕的紫云阁走去,却忽然想起——你现在还没有进入紫云阁的“腰牌”……

 

正在这时,小象多多从你身后走了过来,你正在纳闷它是怎么上来的?小象多多却已来到你的身边,伸起长长的鼻子上,鼻子上卷着一个绳套,绳套上坠着一个木牌,木牌在绳套下摇晃着,正面写着“紫云阁”,背面写着“腰牌”。

 

——你见此,大喜过望,从小象多多的鼻子上取下“腰牌”,抱着它的头,重重的在它的脸上亲吻了一下,而后,走向紫云阁。

 

紫云阁整体为五层,拥有一个透明的结界,没有“腰牌”的人无法进入,而拥有“腰牌”的人,则可以顺利的穿过结界,来到紫云阁的门口。

 

你迫不及待的小跑着走进紫云阁的大门,因为,今天已经是你第四次来到紫云阁了,但前三次都没有进入到紫云阁的里面,甚至连紫云城都没进入,也就是在紫云河周边走了走,看了看。因此,今天,你打算好好的领略一下紫云阁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所在——

 

紫云阁大厅里,从内向外看去,整个的墙体是透明的,可以直接观赏窗外的景色,整个建筑就是一个全景落地大窗,墙壁可以自动识别有资格进入的客人身份,使他们可以自由进出。

 

 

紫云阁大门内侧的两边,摆放着挂有金丝绣花小福袋的富贵竹,每位客人都可以摘取一个福袋做为随手礼,并可以从中获得随机的小礼品。

大厅里,一个莲花水池正对着大门,但水池前却有一堆浓重的白色云团飘忽悬浮着,你没弄清这是怎么回事,耳边却有一个声音告诉你——

这团白雾是紫云阁对来客的“清洁云”,所有来客都可以走进这团白雾对自己的灵体进行清洁,杀灭外来的菌毒和身上的黑气,保持紫云阁永远的洁净。

 

于是,你放心的迈步、走进了这个似有似无的云朵,你顿时感觉眼前一片迷离,雾蒙蒙什么也看不见了。而从头到脚你感到被一种气息瞬间包裹,这股气息的力量压迫着你的灵体,你似乎被紫外线灯照射杀毒,你似乎看见身下流出了一股灰黑色的气体,而这灰黑色的气体刚从你的脚下冒出,就瞬间被一个如同“抽气机”一样的喷口吸走了,消失了。

 

你感觉那个“抽气机”就在你的脚边、从你的灵体里正在不断的抽出浊气、阴气、晦气、湿气,各种贪嗔痴慢疑的脏气,你仿佛看到身体里的真气在流动,真气之中的污浊和垃圾意识正被“抽气机”吸走,你感到自己的脸、鼻子、嘴都被这强大功率的“抽气机”吸的有点歪斜,你感到全身上下都有一种类似被抽空的感受。

 

但这感受让你释然,让你安心,因为你知道,自己的污浊气息正在被抽离,自己正在被净化。

 

渐渐的,“抽气机”停止了,你的灵体上上下下都洁净了,你感到了轻盈和舒爽,你走出这团白雾,看着柔和的光线洋洋洒洒的铺满了大理石地面的大堂,大堂右边还有原木铺装的开放式的茶室,茶室的匾额写着“雅禅茶居”,茶室里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原木的茶几——

 

茶几上,一盏茶,一柱香,各自冒着袅袅的青烟,一朵娇艳欲滴的百合花、插在花瓶里、散发着馨香。

你轻轻拍了拍松软的、乳白色的蒲团、坐了下来,仔细的观赏着四周——

 

大堂中央,几朵升降的紫色云梯悬浮在空中。大堂中心莲花池的旁边,铺着圆润平滑的鹅卵石,向左右两个方向延伸,鹅卵石路边,恰到好处的装点着一些绿竹和高低交错的小树,以及一盏盏石灯,和几块带有苔藓的石钵。

 

石钵的旁边有一棵樱花树,树边,涓涓的流水正从一只竹管中缓缓的注入下方的磐石水池里。

你听着轻柔的流水声,你的呼吸也轻柔了起来,满眼的舒适、宁静、给人一种“完美世界”的时空错觉——

 

掬一捧清澈的水,采一片悠然的云,淡尝了幽林的寂静,世事在红尘里消长,此刻的你,只想把蒲团默默冷坐,在这悠然宁静的空间中,和所有的红尘往事挥手诀别,褪去尘世里华丽的衣裳,独坐于此,只一个人,焚一炷香,煮一盏茶,修一场禅,静坐下来,没有白日里的喧嚣疲惫,亦没有流落街头时的迷茫怅惘。

听着潺潺的流水,心中便是寂静安然的模样,仿佛那潺潺清泉在自我的内心轻轻流过,滋润了那久已干涸的心田。

这世间的很多事情原本就没有所谓的对与错之分,只是选择不同罢了。你可以在红尘浪涛里翻滚,誓与红颜、蓝颜同生共死,你也可以选择行走于寂静悠然的空谷,寻一抹清幽的光阴,觅一树花开的菩提,等一段清泉的呢喃,侯一场落花的飘逸。

行走于红尘,我们穷尽一切所寻寻觅觅的,不过是心中那一树一树的花开,不过是梦中那百转千回的柔肠。这世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热衷于喧嚣闹市里的浮华,也有人,钟情于东篱采菊的淡然,倾心于踏雪寻梅的冷寂,亦或是,深情于幽深空谷里流淌的禅意。诗佛王维有云——“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只此一句,便可傲立于百千首唐诗之中。

当年,王维一个人独自行走于南山边陲,至水穷之处,再不见清泉流淌,然而朵朵白云却从山头冉冉升起,似袅袅的炊烟,洁净飘逸,诗人此时仿佛也化作了一片白云,在那无人的、宁静的山林间自在飘荡,任意东西。虽不见流水,却总有行云,流水与行云,浑然一体,不分彼此,诗人也早已物我两忘……

古人的潇洒令吾辈汗颜,这庸庸碌碌、百转千回的人生,究竟哪里才是“坐看云起”的所在?究竟何时才能“行到水穷”?

你坐在紫云阁大堂的茶室里品味着香茗,飘渺的思考着,你看到大堂里、石子路的两侧、是用木格绢布推拉门、隔起来一个个独立的空间——

 

你起身,走到这里,随手拉开一扇门,正对着的便是落地大窗,窗外的樱花还在纷纷扬扬的飘落,窗边是一床,一桌,一蒲团,禅桌另一侧的木墙上挂有留白写意的山水国画,旁边的根雕托架上的净瓶中、一只梅花优雅的探出枝蔓,两三朵淡粉娇嫩的花蕾,悠悠的飘着清香。

对面的圆形绢纸窗、镶嵌在中空的木墙上,给人一种错觉似明月。你想起曾有人说——

 

“等我老了,就陪我去山林里住下。守着半亩花田,一弯浓月,几卷诗词,教清风识字,和明月说禅。那个时候,清泉溪水环绕,茂林修竹为伴,晨钟暮鼓是尘世最清醒的流淌,铜磬(读音:庆)袈裟是最清净的皈依,在那个时光绵延,世事忘机的山林里,宠辱不惊的老去……”


你知道,这是不可实现的诺言,所以从未轻易的相信。却依旧固执的等待那一剪闲逸的光阴。

你想,我会在某一个云淡风轻的日子里,饮下尘世的最后一盏茶汤,出离三千大千世界。此后,不做归人,不是过客,只做这云中的一株草木,与佛祖共修一剪菩提的光阴。

——此生如此,故此无愧于此生。此生若非如此,亦无愧于此生。无非如此之此生,亦无非不如此。无愧于如此或非如此,无非皆是此生。


你默念着这段禅语,漫步在紫云阁的大堂之中。此时一朵紫云飘到你的身边,你坐到了柔软似棉的云团里,它托着你、来到大堂中心缓缓上升,眼前慢慢浮现清澈的池水和远处的虚空海、遥相呼应。

 

——你来到了紫云阁的第二层。你走下云朵,眼前是一个游泳池,满池的清水和远处深蓝的虚空大海连接着蔚蓝的天际,浑然一体。

 

偌大的泳池清澈见底,你伸手去触碰那池水,手指被温和而轻盈的天海之水包裹着,纯净沁爽的感觉从手指尖蔓向整个指根,指缝,手掌,手腕,一点一点的向着胸口延伸开来。

——你看见自己的手没入了水中渐渐的褪去了皮肤的污浊,皮肤的颜色也开始变浅,又浅了一些,更浅了下来,似乎和水融合在了一起,你动动手指、水的流动的感觉、仿佛联通了一池的清水,水池的远端都荡漾起涟漪,你欣赏着,这奇妙且安逸的画面。

你跨过台阶,将两腿慢慢的没入水中,然后整个身体都沉浸在水里——

 

你飘浮在水面,静静的感受着。你被天海之水轻柔的拥抱着,它温柔却浑厚,你把身体全部托付给它,不加一丝力量,因为你相信它的力量、依恋它的温存。

——你的身体变得更加轻盈了,仿佛抛去了沾染的每一粒尘埃,静止了起伏的每一个念头。

 

它对你是那么的绵柔,给了你最舒适的依托,它随你的形态而改变自己的形态,它将自己的温度与你相互传递,洗刷着你铺满尘埃的心灵,温暖着你冰寒颤抖的心扉,抚慰着你疲惫受伤的心弦。

 

——你的心慢慢的开始清澈,柔软,有力,你完全的融入了水中。你感受到了它的清纯,它的谦卑,它的慈爱,它的坚毅,你愿意变成它,造福万物,滋养万物,却不与万物争高下,你,当下,就是它,它就是你。

而你,也感受到一丝丝流动的能量。你侧过身,看向泳池的左面,晶莹剔透的雪花装点了一个个冰晶般的房间,你想体味水的另一种形态,雪与冰,于是,你轻盈的起身,走进一间,这是背向大海的一面。

 

你走进房间,迎面的还是落地大窗,窗外是你来时经过的那片郁郁葱葱的丛林,阳光的照耀下,来时的小路上影影斑斑映托着幽静与祥和。

房间四周是冰晶的墙壁,如同镜子,你走到“冰镜”一样的墙前,看着自己,对面“冰镜”的自己在微笑,你挥挥手,Ta也挥挥手。你怀疑镜子中另有一个世界,而那个世界里的你,也正在紫云阁里对着“冰镜”挥手,于是,你分不清谁先挥了手,你有意Ta亦有心……

 

你环顾四周,一个“水床”映入眼帘,你慢慢躺下,“水床”上印出了你的轮廓。

你抬头看着屋顶,屋顶似乎感应到了你,开始落下纷纷的雪花,你的心在赞叹——好美,从未有过躺在床上看着屋顶下雪的经历。

——那雪花从洁白如天的屋顶摇曳飘落,变换成了有序的曼陀罗花的图案,你猜雪花一定是听懂了你的心——你对它微笑,它也对你微笑,它圆润了你心的棱角。你慢慢的开始明白,它们懂你,你所爱的每一个万物,都会懂你……

你沉浸在飘雪的世界里,似乎睡着了,似乎还做了美丽的梦,梦里你就是雪,从天空飘落,安静的躺在大地上,然后,你变成了雪人,你也是堆雪人的孩子,你和他们都在欢笑……

你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传来潺潺的流水声,你从梦中醒来——

 

你起身寻着声音,看向房间的另一个方向,透过尽头的落地窗,远远耸立的“象形山”映入眼帘——

“象形山”的形状如同一头大象,山顶白雪皑皑,整个山体宛如一布落地的大投影屏幕,不时切换着怡人的风景——

 

沿着“象形山”的山体、挂着一条丝带般的瀑布,这瀑布汇成溪流与河水,扫过一山的绿树红叶,流经浅滩与砂石的河道,汇入了天际海。

你的视线回到窗边,你看到了热气腾腾、水面飘着花瓣儿的温泉,一个搭着白浴巾的竹筒、摆在一边的白玉石凳边。

 

这样翠绿环绕,潺潺水声以及温泉的滚滚热气将静谧的暖意通过你的眼眸沁入心扉。

在这里,你想以自己的步调度日,让瀑布的流水潺潺作为静止的时间,让永远通红的枫叶作为静止的空间的标志。

——不再提醒岁月的流逝,因为在这里,你就是不老的存在。因为这里是紫云阁仙境。

时空彷佛真的凝止不前了——放眼苍山、清涧、绿树,恬静清幽。这一山的水,一眼的海,一池的泉,映照了蓝天、草木、万物,你全都收摄在心底,存储于你的意识之中。

此时,一朵紫色祥云做成的云梯,轻轻的飘到了你的身边,带着你缓缓的继续上升,你来到了紫云阁的第三层。

 

迎接你的,是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一只插着红花袖珍竹伞的椰子,你心想,真实善解人意——正在渴的时候,就送来了美味的椰汁,你笑着抱起椰子,用吸管吮吸着——

椰浆清甜的凉意、顺着你的口腔滑入身体。或许是它刺激了你的味蕾,也或许是刺激了你进食的欲望,更或许你闻到了食物的馨香,你忽然想吃一点东西,于是你四下望着——

 

你眼前,是挂着不同招牌的餐厅——中餐、韩餐、日式、素食餐厅,东南亚素餐,法意素食概念餐厅,自助早餐厅……

你走进了中式素食餐厅,坐在靠窗边的云朵形的扶手沙发上,云朵形的圆桌上,放着当日餐食推荐——

红油云丝,酸甜咕噜果,一品百灵菇,素蠔油腐竹玉米笋,红腰豆时蔬菜花米,养生菌菇汤,樱花豆沙饼……

你浏览着各种素食佳肴,感到了一丝丝饥饿,你立即选定了最理想的菜肴。

等餐的间歇,你看着窗外的天际海,回想着自己无数次的进餐体验,往往都在匆匆忙忙中完成,甚至会在享用美酒佳肴以后仍然感觉到饥饿。

也许是因为忙于交谈,忙于东张西望,忙于享受美景,没有真正去品尝食物的味道。这次你决定,一定要放慢进餐的速度,做一次“进食中的参禅参悟”——

 

你先感谢曾为餐桌上的食物做出贡献的一切——包括,阳光和雨水,播种的农夫,大地母亲,以及你想到的任何人、事、物,包括给土地松土的蚯蚓,给蔬菜授粉的蜜蜂,因为世界是一个整体,所有事物都是相连相通。

菜肴摆在你的面前,你却没有吃,只是静静地坐着,感觉着这份对食物的渴望——

你看着盘中的食物,感受着这份饥饿,想到多数的时候,这个世界都被饥饿和欲望所裹挟(读音:鞋)。

你第一次意识到,哪怕与饥饿感共处60秒也是那样艰难。

 

——你在检查自己的饥饿感,是肚子饿?眼睛饿?还是舌头饿?你仔细的体验这究竟是什么感觉?

 

60秒结束时,你对饥饿有了新的了解和感觉,你忽然对眼前的某些菜肴有些陌生感——

这些菜肴是值得尊敬的,它们养育了我们,而我们从未回报给它们任何东西。

 

你开始慢慢的进食,你用筷子夹起一块菠萝,静静的观察它的形状、形态、颜色、质地,你端详着它,似乎看到了它的整个生命历程——

一粒种子,在土地里生长了几个月,长成后,被果农采下,包装好,运到市场、被买回来加工,削去外皮,留下果肉,最终送到你的面前、被品尝。

 

你意识到整个世界犹如一张巨大的链条,这个链条就是“生物链”,而你正处在其中。同在这个地球上你是一种动物、它是一种植物,而此刻,你即将把它转化为滋养你生命的能量。

你用手指触摸它,体验它的粘软,感受它的汁液在与你皮肤接触时的触觉。

 

——然后你留意自己的身体,你感觉到自己在分泌唾液。你静静观察这一切,你唯一想到的词就是“条件反射”——你在饥饿时对食物的渴望,它最终控制了你。

 

你将菠萝送到嘴边,慢慢抬手,感受着手和嘴的触觉。你将菠萝放进嘴巴,静静的觉察它的味道,你慢慢的咀嚼,吞咽,感觉它通过食道滑到胃里的整个过程。

——你发觉菠萝的滋味在口腔里留不了多久,咀嚼到最后就没有什么味道了,然后你就期望再夹起一块菠萝。

 

那么,你为何如此?

 

——因为菠萝的甜味令你愉快,你体会到了自己的欲望和索取,你的身体在饥饿的时候就会有渴求。然后,你就会不断的进食,满足这种渴求。

 

——这就是循环,欲望与渴求的循环,身体对食物、对物质需要的循环。

一开始你所留意的唯有那份甜味,但你逐渐会意识到甘美的滋味终会消失,无法长久的存在,于是,必须用再次进食、再次满足自己的身体。

 

你在这一过程中,还辨别出内在的六种声音——

 

胃,说它已经饱了,可舌头却不甘心——“太好吃了我还想要”。

眼睛也咕噜噜转着——“是啊,那些甜点都还没吃呢!”

 

而后头脑站出来制止——“停下吧,你已经很胖了”。

 

此时你的道德心又说——“你必须把食物全都吃干净,否则就是浪费。”

关于到底要吃多少,各种声音、各种观念飞舞缭绕。

 

你真实的经验了一次“食禅”——所有声音都进入意识层面,看清哪一种是你习惯追随的,之后学着去聆听其他的声音。

 

每个人都需要点燃生活的智慧,而关键在于无论你是否坐在蒲团上,都要将觉察之光带入自己的经验,此时正是发展觉知的好机会。

带着意犹未尽的嘴和眼睛,你又坐上了紫色云团电梯继续上到了第四层——

 

来到四楼,满眼的紫色让你心灵充满了幸福和喜悦——

 

头顶上是满天的紫藤:紫色的藤萝花一朵朵、一穗穗、一枝枝、牵牵连连、密密匝匝。她们你拥着我,我拥着你,相互纠缠着、铺散着、延伸着,灿若烟霞、瑰丽如画、绚烂夺目、动人心魄。每一朵绽放的花蕾都似孩子纯真的笑脸,紫色的花朵中又带着明亮的、晶莹的、炫目的蓝色,展示着勃勃的生机。

 

 

 

 

这些花朵如同耀眼的紫色瀑布从屋顶垂落到地面,朵朵娇艳的藤紫花犹如少女的明眸笑靥,羞涩却不失从容,妩媚却不失端庄、矜持却不失自信。

千万朵紫藤花竞相展示着自己的美丽和魅力,千万朵紫藤花向着阳光露着笑脸,千万朵紫藤花相偎相依,如同一个集体,显现着它们团结的力量……

你俯身,看着脚下,这是被视为纯洁、清净、感恩与和平的象征的、薰衣草的紫色海洋。

当你用双手揉搓花朵的时候,那沁人心脾的花香却是任何花朵都比不上的。

——薰衣草,聚集了人生的美丽与内涵,简单的生存在一片土壤里,如果你也能简单的生存,你就能远离尘世,远离喧闹,远离那些纷纷扰扰,让自己只属于简单、清静与空寂。

蓝天下,微风中,阳光里,田野间,薰衣草正在悄悄诉说着那些浪漫的故事。

薰衣草地,如浪谷一高一低,如琴弦一震一荡,如心跳一搏一颤,如记忆一起一伏。

你只要用力呼吸,就能闻到薰衣草地散发的无比的花香。

天地浑然一体的满眼紫色,赋予了薰衣草坚强中的柔美,也启发了你蜕变和转化的能量,这能量可以帮助你在混乱中转化一切,像薰衣草一样坚挺的向上成长,并找到回报世界的方式——用你的美好去感染他人。

扎根大地的红色和伸手向天的蓝色结合出的紫色、赋予了薰衣草的灵气,也启迪了你、用你自己的能力、去实现上天赋予你的意志。

你沿着透明的墙向四周望去,那边还有象征着彩虹女神的紫色鸢尾(yuān wěi)花,也叫彩虹花,它是众神与凡间的使者。

鸢尾花蝶形蓝紫色的花瓣、像小喇叭一样向外平铺开来,分内外两层各三枚花瓣,它们太美丽了,不仅飞禽走兽和蜜蜂爱恋它们,连轻风和流水都要停下来欣赏。


你走进这片薰衣草和鸢尾花的紫色海洋,心无旁骛、专心致志的感受着。你静静地站立,感受那拂面的微风,闻到绿草鲜花的湿润气息, 你伸出手,指间触碰到了一束淡紫色的薰衣草,它好像稻田里的麦子,一粒一粒的紧密的排列着,那娇小的淡紫色花朵奋力的向外展示着自己独特的气质,一个呼吸就让你的鼻腔里充满了清新静谧的、草药和蜂蜜混合的香气。

一阵风吹起,一整片的薰衣草地、宛如深紫色的波浪、层层叠叠的上下起伏着,而你就在这其中,你的心也随之起伏。

 

你分不清是风在动,是花在动,还是香气在动,也或许只有你的心在动……

 

因为风停了,花止了,香气散了,而你的心,你的思绪还在,直到永远……

人已祈福
宝师文集

宝禅学校开示课3上下集【音频】及文字稿链接与20张观想图片

2021-6-15 19:46:08

宝师文集

“悟道旋转门理论”与“七层道”

2021-6-17 22:56: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